來讀讀小說 > 凰女天下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新來的侍女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新來的侍女

小說:凰女天下作者:九圓字數:3365更新時間 : 2020-09-08 21:26:58
    自從火災的事情發生之后,風長棲的精神就處于高度緊繃狀態,正應了那句俗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平日里有事沒事她都要去看自家孩子一眼,便是夜半夢醒時分也要過去親眼確認孩子沒事才能夠放下心來。玉無望有心幫她開解,卻因為軍務繁忙遲遲抽不出空閑來。這種情形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稍有好轉。

    太守夫人憐她憔悴,特地從自己身邊撥來幾個得力的侍女。

    對此風長棲一開始是拒絕的,庭院里站著的幾個侍女,她看都沒看一眼,就對清秀道:“你把她們都送回去把,順便替我謝過太守夫人,她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們這兒伺候的下人雖然不多,但她們忙得過來。小公子年歲尚幼,也怕人太多會嚇著他?!?

    清秀答應一聲,正準備將人帶走時,眼角余光卻見一人往前一步,撲通跪在風長棲的面前。

    突如其來的動作令風長棲滿臉困惑:“你這是做什么?”難道她臉上的表情已經可怕到什么話都不說就能夠將人嚇到跪倒在地的地步嗎?

    想到這兒,風長棲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困惑的目光在那人身上來回打轉。

    說來也是奇怪,那名侍女雖然跪倒在地,可一點卑微的意思也沒有讓人感覺到,她淡定得很,不像其他侍女那樣,但凡風長棲有一點點的小動作他們就要嚇得大氣不敢喘,好像風長棲是什么洪水猛獸般。

    聽得那侍女道:“奴婢是太守夫人為了伺候殿下而招到府里的,來的時候夫人不止一次叮囑萬事小心,不可惹怒殿下,也不可大意,要格外注意殿下的情緒變化,所做之事不能又任何的差池。字字句句,女婢都記在心中不敢忘卻,若是此事殿下將奴婢送回,怕夫人會怪罪奴婢辦事不利,要將人逐出太守府的.......求殿下開恩,看在奴婢可憐的份兒上,讓奴婢留下來吧?!?

    “是啊殿下,求您可憐可憐奴婢?!逼渌膛哺蛄讼聛?。

    清秀眉頭一皺,露出幾分不滿神色:“太守夫人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性格,你們有什么好怕的?退一萬步將,便是離開太守府又能如何,你們又不是無家可歸,難不成還能在外頭餓死不成?天底下哪有這般求人的,你們這分明就是威脅?!?

    一個侍女聽到這句話,立即眼眸通紅,淚水如珍珠滑落而下,神情憂郁道:“清秀姑娘一直待在府上,想來不知外邊的境況吧。其實外頭遠沒有想象中那么太平。由于戰亂頻發,糧食價格飛漲,尋常家底不厚的人家都快要吃不上飯了!有些地方甚至還出現活活餓死人的慘狀!聽說,那處簡直就是人間煉獄,傳說里的易子而食,甚至也在那一處出現過!”

    風長棲倒抽一口涼氣。

    起兵的時候,她也曾經為尋常百姓設想過,戰亂之中他們的日子肯定不過過的太好,但沒想到會懷成這般地步,竟然連一頓飽飯都吃不起!風長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形一晃,神情復雜道:“你說的可是實情?若外頭當真如此混亂,為何我從未聽人說過?江城內外也不見動靜?!?

    如果江城真的出了亂子,玉無望和江城太守絕不會對她隱瞞!

    侍女搖搖頭:“太守夫人時常開倉振糧,對那些實在吃不上飯的人也會給些揪住,因而城中并沒有出現過亂子,不過眼下沒有,往后可不好說!”

    他們這些人,多半都出身尋常百姓家,家中暫時沒有挨餓,卻也是能省就省。為奴為婢伺候人,說出去確實不好聽,可好歹也有一口飯吃,能為家里省一些口糧給下邊的弟弟妹妹也是好的。再者說了,太守夫婦向來仁厚,從未出過薄待下人的情況,因此她們才卯這勁兒想要留在這兒。

    “殿下,求您收留奴婢吧!”

    他們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腦袋更是砰砰砰不要命一般往地上砸,心腸再硬的人也看不下去,更何況風長棲一向心軟。

    她想著戰亂本來就是因她而起,她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孟麗國的百姓吃苦受罪,風長棲緩緩點頭:“你們就留下來把?!?

    侍女們如獲大赦,對著風長棲連連叩頭,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她們之中,唯有一人不盡相同,那便是一開始求風長棲收留的侍女,眾人跪地叩頭的時候她雖然做了同樣的動作,但是臉上的表情卻與人不同。風長棲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她的表情,只是心中有種直覺,此人不同尋常!

    “你叫什么名字?”

    那被問話的侍女一愣,像是壓根沒想到自己會在人群中被風長棲一眼盯上般,怔愣片刻,知道清秀看不過去,小聲開口提醒,她才恍恍然回過神來:“回殿下的話,奴婢名喚阿寧?!?

    風長棲微微瞇起眼睛,不知道為什么,有種直覺告訴她此人不可盡信:“方才我問你話的時候你為何嚇住了?”

    阿寧半皺眉頭,清秀面龐上流露出幾分惶恐情緒:“奴婢家境貧寒,活了這么多年從未見過大人物,今日突然見到殿下,心里著實害怕.......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做錯什么事,惹怒殿下,喚來折法.......方才恍神純粹是一時慌亂,還望殿下恕罪!”

    真的只是因為心里害怕嗎?

    別人或許會因為她的神情相信她的說辭,可風長棲是絕對不會信的,不過她面上并沒有表現出來,只是笑呵呵溫聲道:“其實你不必如此驚恐,我又不是那種動不動就此人的猛獸,我脾氣想來不錯,只要你們不要犯下大錯,斷不會為難你們。對了,我身邊這位你們應該都是知道的,她叫做清秀,是我的貼身侍女,往后你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問她。我對你們來這里伺候沒有任何的要求,只希望你們都記住一點,不要隨意進小公子的房間?!?

    上次那一場火沒讓孩子受什么傷,卻給風長棲燒出了心病,她不想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索性將那些人全部隔離起來,這樣就不會有人傷害到她的孩子了!

    待侍女們紛紛表示明白,風長棲便讓清秀待他們下去安置,她自己則是折返回房間看顧孩子。離開前一刻,她壓低聲音吩咐清秀道:“你忙完這些事之后立即去見我,我有話跟你說?!?

    清秀連連點頭。

    等她把這些醒來的侍女們全部安置好,并且一一跟她們說明規矩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半個時辰,當清秀匆匆推開房間,眼眸便倒映出風長棲撐著下巴坐在窗邊的模樣。她半低著眼眸,神情若有所思,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竟然連清秀進門都沒有發現,直到清秀開口說話,她才恍恍然回過神來。

    “殿下,這茶水好像涼了,奴婢去換——”

    “不?!憋L長棲拉住清秀的手,又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笑盈盈道,“我們好久沒有坐下來好好聊天了,清秀,你先不要忙活了,先陪我說說話,這茶水的事情不用著急,左右也沒人喝?!?

    清秀僵在原地,神情緊張道:“奴婢不敢?!?

    “有什么好不敢的?現在又不是身在皇宮大內,用不著遵守那么多規矩?眼下只有咱們兩個人,拘謹也沒人看到,別顧那些禮節了,先坐下把?!?

    風長棲堅持讓清秀坐到位置上,清秀拗不過,只能遵從,但她心中還是有幾分不安:“殿下莫不是有什么煩心事?”以往風長棲獨處恍神之時,只有一個可能,那便是心里有事,回想起剛才侍女所說的外頭境況,清秀心中猜測更堅定了幾分。

    “殿下一定是心里有事!”

    她想得沒錯,風長棲此時心里確實有件煩心事,而且正是因為剛才那幾個侍女口中話語,才引出了的,她恍神之事,想的也是這件事:“清秀,我是不是做錯了?”風長棲一臉迷茫的問道。

    清秀心跳漏掉一拍,擰著眉頭問:“殿下何出此言?”

    風長棲低下臉,精致的面歐昂被陰影所覆蓋,向來明亮的眼眸也變得暗淡起來,像是墜落的星子漸漸熄滅,她憂郁道:“剛才聽到她們說外邊事情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我到底是不是做錯了。戰亂因我而起,要不是我想要奪回那個位置,孟麗國如今又怎么會陷入戰爭的泥潭中?我本來就對治國之事不甚擅長,更無心于皇位,這么多人因為偶爾是,我這心里實在是過意不去.........要是我當初沒有選擇起兵該有多好?!?

    如果不起兵,而是將那個皇位拱手相讓,現在孟麗國就不會有戰亂了吧?也就不會有那么多人因此死去?

    風長棲越是往下想,心里就越是不安。

    那種感覺就像是陷入流沙之中,她拼命想要掙扎,卻始終無法掙脫,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在自責的情緒中越陷越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tjxvix.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广西11选5手机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