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劍來 >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劍破萬法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劍破萬法

小說:劍來作者:烽火戲諸侯字數:7397更新時間 : 2020-09-06 00:25:44
    渡船臨近鸚鵡洲,陳平安轉頭望向那位正與柳赤誠唾沫四濺的嫩道人,問道:“聽說前輩與金翠城相熟?”

    金翠城的法袍煉制手藝之高超絕妙,名動蠻荒,不然王座大妖仰止的那件墨色龍袍,就不會用上金翠城水路分陰陽的獨門秘法。

    彩雀府就是靠著一件陳平安得手、再通過米裕轉交的金翠城法袍,財源廣進,幫助原本偏居一隅的彩雀府,有了躋身北俱蘆洲一流仙府山頭的跡象,僅是大驪王朝,就通過披云山魏山君的牽線搭橋,一口氣與彩雀府定制了上千件法袍,被大驪宋氏賜予各地山水神靈、城隍文武廟,這使得彩雀府女修,如今都有了紡織娘的綽號,反正縫制、煉化法袍,本就是彩雀府練氣士的修行。

    落魄山也通過與彩雀府既定的抽成分賬,一本萬利,每過五年,就會有一大筆谷雨錢落袋,被韋文龍記錄在冊,收繳入庫。

    彩雀府掌律武峮,每次去牛角山渡口送錢,渡船一路,她都走得戰戰兢兢,生怕遇上那些上五境修士的剪徑賊寇,登上披麻宗的那條跨洲渡船后,還好些,只說從彩雀府到骸骨灘這一程山水路途,她就要走得尤其提心吊膽,因為身邊只有一個“金丹劍修余米”,幾次護送她到骸骨灘渡口,武峮都會反復詢問,真不需要披麻宗修士幫忙護駕?你們落魄山反正與披麻宗關系不錯,花錢雇人走一趟彩雀府,求個穩當,不過分吧?米裕卻說花這冤枉錢做什么,還要揮霍山主與披麻宗的香火情,有他在呢。

    武峮就忍不住問那個相貌得有上五境、境界卻只有金丹的男子,真要給人半路搶了錢,算誰的過錯?

    米裕笑著回答,真要丟了錢,算我的。

    好看的男子,說大話的時候,委實是哪怕讓人不喜歡,卻也討厭不起來。

    武峮便無可奈何,錢是落魄山的,落魄山自己都不上心,她又何必著急憂心?

    好在她幾次送錢落魄山,都無意外。畢竟披麻宗渡船,大驪北岳披云山,都是護身符。

    至于什么劍氣長城,什么中五境的米攔腰、上五境的米繡花,遠在天邊的山水故事,近在眼前的身邊男子,姓余名米,來自落魄山,兩者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

    陳平安很清楚,當下成為彩雀府最大聚寶盆、落魄山最大一筆“偏門橫財”的那件法袍,品秩就像兵家甲丸里最低的神人承露甲,還可以往上再跨出一個臺階,如何做到,自然是與蠻荒天下的金翠城尋宗問祖,將那煉制技藝一事,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只是金翠城修士,不曾過劍氣長城去浩然。在讓人幫忙轉交給大驪王朝的那本小冊子上邊,陳平安就曾提醒大驪,務必在戰場上繳獲金翠城出產的法袍,多多益善,一定要拆解出更多的術法禁制。最好抓幾個金翠城修士,境界越高越好。

    嫩道人如臨大敵,趕緊否認道:“不熟,幾百上千年沒個往來,關系能熟到哪里去?金翠城所有金丹女修的開峰分府儀式,甚至連那城主三百年前躋身仙人的慶典,仰止那婆娘都跑去親自觀禮了,隱官可曾聽說桃亭現身祝賀?沒有的事?!?

    陳平安笑著點頭道:“原來如此。避暑行宮那邊的秘檔,不是這么寫的,不過大概是我看錯了?;仡^我再仔細翻翻,看看有無誤會前輩?!?

    嫩道人一臉沒吃著熱乎屎的憋屈表情。

    在飛升境南光照那邊掙來的英雄豪氣,硬是還給了這位心黑隱官。

    嫩道人在心中迅速做出一番權衡利弊,試探性問道:“隱官與金翠城有仇?金翠城可沒有任何修士侵擾浩然?!?

    陳平安搖頭道:“于公于私,都無仇怨,晚輩只是對金翠城的法袍煉制,一向神往?!?

    事實上,當年北游劍氣長城的那架車輦上,一群妖族女修,鶯鶯燕燕,其中既有大妖官巷的家族晚輩,也有一位來自金翠城的女修,因為她身上那件法袍,就很惹眼。

    嫩道人恍然道:“也對,聽說隱官每次上戰場,穿得都比較多?!?

    陳平安猶豫了一下,以心聲說道:“如果前輩能夠拿出足夠多的金翠城煉制秘法,我可以給出半成分賬?!?

    嫩道人抬手抹了抹嘴,隱官大人真是個會說笑話的,老子差點被笑掉大牙。

    關鍵還只有半成的分紅,你小子當是打發乞丐呢?五成還差不多。

    陳平安繼續說道:“文廟這邊,除了大批量煉制鑄造某種兵家甲丸之外,有可能還會打造出三到五種制式法袍,因為還是走量,品秩不需要太高,類似早年劍氣長城的衣坊,北俱蘆洲有個彩雀府,有機會占據其一。嫩道友,我知道你不缺錢,但是天底下的錢財,干干凈凈的,細水流長最可貴,我相信這個道理,前輩比我更懂,何況在文廟那邊,憑此掙錢,還是小有功德的,哪怕前輩光風霽月,不要那功德,多半也會被文廟念人情?!?

    蠻荒桃亭當然不缺錢,都是飛升境巔峰了,更不缺境界修為,那么“浩然嫩道人”如今缺什么?無非是在浩然天下缺個安心。

    怕來怕去,歸根結底,桃亭還是怕自己在文廟那邊,身為異類,不受待見,許多可錯可對的事情,文廟會偏袒浩然大修士。

    那么當下,年輕隱官就等于幫著嫩道人,把一條彎彎繞繞的請香路,鋪好了。走遠路心更誠,年關更易過。

    嫩道人神色肅穆起來,以心聲緩緩道:“那金翠城,是個與世無爭的地方,這可不是我胡說八道,至于城主鴛湖,更是個不喜歡打打殺殺的修士,更不是我胡謅,不然她也不會取個‘五花書吏’的道號,避暑行宮那邊肯定都有詳細的記錄,那么,隱官大人,有無可能?”

    話說得含糊。

    陳平安心中了然,微笑道:“如今不好承諾什么,不然別說前輩不信,我自己都覺得沒誠意。但是前輩幫助金翠城多出一條退路,事有萬一,到時候城主鴛湖走不走這條路,就是她自己的選擇了,前輩這邊,已算很厚道極念舊了?!?

    嫩道人想了想,說道:“回頭我得與李槐的師父說一聲,事情太大,我可不敢自作主張?!?

    其實說個屁的說,老瞎子稀罕聽這些芝麻綠豆大小的事兒?不過是桃亭覺得好像雙方這場閑聊,一直被年輕隱官牽著鼻子走,太沒面子。

    陳平

    安點頭道:“前輩年長,處世之道,老成持重?!?

    嫩道人記起一事,小心翼翼問道:“隱官大人,我當年偷溜出十萬大山,去為鴛湖那小婆姨道賀破境,避暑行宮那邊,怎就發現了?我記得自己那趟出門,極為小心,不該被你們察覺蹤跡的?!?

    陳平安笑道:“沒寫過,我瞎說的?!?

    避暑行宮的檔案秘錄,只寫了十萬大山的桃亭,與金翠城鴛湖關系不錯,再就是上代隱官蕭愻在上邊批注一句,字跡歪扭:姘頭無疑了。

    嫩道人笑容尷尬。

    信好還是不信好?好像都不好。

    陳平安沉默片刻,疑惑道:“前輩對那半成收益,就沒點疑議?其實晚輩是很希望前輩能夠開口討要個一成的?!?

    嫩道人剛要說話,陳平安就已經神色誠摯感慨道:“不曾想前輩實在慷慨磊落,竟是半點不提此事,晚輩佩服,這份山巔風范,浩然罕見?!?

    嫩道人還能如何,只能撫須而笑,心中罵娘。

    只是轉念一想,嫩道人又覺得自己其實不虧,賺大了,當然身邊這個年輕人只會賺得更多。

    嫩道人憋了半天,以心聲說出一句,“與隱官做生意,果然神清氣爽?!?

    陳平安搖頭笑道:“晚輩遠遠不如前輩才對,因為前輩根本就不是一個生意人,所以為人處世,才能氣定神閑?!?

    這話,實在。

    嫩道人這下子是真的神清氣爽了。

    這艘文廟安排的渡船,走得慢悠悠,快不起來。一路上,幾條更晚動身趕赴鸚鵡洲包袱齋的渡船,都更早到了那邊渡口,都是山上的私人渡船,不過路過時,有意無意都改變路線,選擇稍稍繞開,顯然是對那位脾氣極差的青衫劍仙,以及脾氣更差的“嫩道人”,有了極大的心理陰影。誰都不希望成為下一個仙人云杪或是飛升境南光照,說不定一個眼神交匯,就礙了對方的眼,然后自家渡船就會挨上一劍?

    唯獨一條流霞洲渝州丘氏的私家渡船,不遠離反靠近,陳平安主動與那條渡船遙遙抱拳行禮。

    身為丘氏客卿的林清,向對面渡船那一襲青衫,抬手拋出一物,是那方剛剛雕琢完畢的山水薄意隨形章,老人以心聲笑道:“歡迎劍仙去老坑福地做客?!?

    陳平安伸手接住印章,再次抱拳,微笑道:“會的,除了與林先生請教金石學問,再厚臉討要幾本玉璇齋印譜,還一定要吃頓天下無雙的渝州火鍋才肯走。印譜肯定是要花錢買的,可要是火鍋名不副實,讓人失望,就別想我掏一顆銅錢,說不定以后都不去渝州了?!?

    林清笑道:“都沒問題?!?

    兩條渡船就此別過。

    林清與丘氏兄弟說了那位劍仙想吃火鍋一事,丘神功與丘玄績這對渝州丘氏俊彥,相視一笑,家鄉渝州別的不說,火鍋最留人。

    丘神功問道:“林先生,這位不知名劍仙,是故意拿這渝州火鍋與我們套近乎,還是真老饕?”

    林清笑道:“這么一位連云杪都不放眼里的劍仙,需要刻意與渝州丘氏攀關系嗎?別忘了九真仙館的靠山,是那位正在文廟議事的涿鹿宋子,你看他客氣了嗎?”

    丘玄績笑道:“那敢情好,老祖師說得對,喜歡我們渝州火鍋的外鄉人,多半不壞,值得結交?!?

    陳平安打量起那方工料俱佳的老坑田黃印章,入手極沉,對喜歡此物的山上仙師和文人雅士來說,一兩田黃就是一兩谷雨錢,而且有價無市。

    印文:金天之西,白日所沒,仙人醉酒,月窟中來,飛劍如虹,腳撥南辰開地脈,掌翻北斗耀天門。底款:曾見青衫。

    陳平安一見傾心,立即覺得手中印章更沉了。

    渡船??葵W鵡洲渡口,有人早就在那邊等著了,是一撥年紀都不大的少年少女,人人背劍,正是龍象劍宗十八劍子中的幾個。

    在陳平安一行人下船后,其中一位少女壯起膽子,獨自走出隊伍,擋在道路上。

    作為龍象劍宗客卿的酡顏夫人,假裝不認識這位練劍資質極好的少女。在宗門里邊,就數她膽子最大,與師父齊廷濟言語最無忌諱,陸芝就對這個小姑娘寄予厚望。

    陳平安停下腳步,問道:“你是?”

    少女微微臉紅,“我是龍象劍宗弟子,我叫吳曼妍?!?

    陳平安輕輕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

    他靜待下文。

    少女瞬間漲紅了臉,生怕這個劍氣長城的隱官大人,她心中的陳先生,誤會了自己的名字,趕緊補充道:“是百花爭妍的妍,美丑妍媸的妍?!?

    陳平安只得繼續點頭,這個字,自己還是認得的。

    她話一說出口,就后悔了。天底下最讓人難堪的開場白,她做到了?先前那篇腹稿,怎么都忘了?怎么一個字都記不起來了?

    見那少女既不言語,也不讓路,陳平安就笑問道:“找我有事嗎?”

    少女額頭都滲出細密汗水了,使勁搖頭,“沒有!”

    她就是不挪步。

    其實走到這里,不過幾步路,就耗盡了少女的所有膽氣,哪怕這會兒內心不斷告訴自己趕緊讓開道路,不要耽誤隱官大人忙正事了,可是她發現自己根本走不動路啊。小姑娘于是頭腦一片空白,覺得自己這輩子算是完了,肯定會被隱官大人當成那種不知輕重、半點不懂禮數、長得還難看的人了,自己以后乖乖待在宗門練劍,十年幾十年一百年,躲在山上,就別出門了。她的人生,除了練劍,無甚意思了啊。

    陳平安沒有半點不耐煩的表情,只是輕聲笑道:“好好練劍?!?

    吳曼妍總算回過神,臉上笑容比哭還難看,抽了抽鼻子,側身讓路,低頭喃喃道:“好的?!?

    陳平安其實也很尷尬,就硬著頭皮與小姑娘多說了一句,“以后可以與你們陸先生多討教劍術疑難?!?

    吳曼妍微微抬頭,仍是不敢看那張笑容和煦的臉龐,她嗯了一聲。

    酡顏夫人心中幽幽嘆息一聲,真是個傻姑娘唉。此時此景,這位少女,好像飛來一片云,停留容顏上,俏臉若朝霞。

    所幸有位少年幫著解圍,與那位年輕隱官心聲說道:“我叫賀秋聲,以后躋身了上五境,

    就與隱官大人問劍一場!”

    陳平安轉頭望向那個朝氣勃勃的背劍少年,點頭笑道:“可以?!?

    看來自己的晚輩緣也不錯。

    兩撥人分開后。

    吳曼妍擦了擦額頭汗水,與那少年問道:“你方才與陳先生說了什么?”

    賀秋聲說道:“雙方約好了,等我成了玉璞境,就問劍一場?!?

    吳曼妍疑惑道:“等你晃悠悠躋身上五境,陳先生不該是十四境了?還打什么,問什么劍?”

    少年傷心道:“師姐!”

    師姐,不能因為我喜歡你,你就這么欺負人。

    吳曼妍頭一甩,馬尾辮微微晃,她望向那個青衫背影,突然覺得山上練劍有意思極了。

    還沒走到鸚鵡洲那處包袱齋,陳平安停步轉過頭,望向遠方高處,兩道劍光散開,各去一處。

    其中一道劍光,正是腳下這座鸚鵡洲?

    陳平安有些疑惑,師兄左右為何出劍?是與誰問劍,而且看架勢好像是兩個?一處鸚鵡洲,另外一處是泮水縣城。

    陳平安親眼看到那道劍鞘帶起的劍光,就落在了不遠處。

    至于一般修士,境界不夠,早已本能閉眼,或是干脆轉頭躲避,根本不敢去看那道璀璨劍光。

    鸚鵡洲本身并無太多異樣,只是島嶼四周的河水,驟然一淺,使得一座原本不大的鸚鵡洲仿佛水落石出,山根地脈露出極多。

    所有剛剛從鴛鴦渚趕來的修士,叫苦不迭,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走哪哪打架嗎?

    嫩道人拍了拍身邊好友的肩膀,“柳道友,托你的福?!?

    柳閣主所到之處,必有風波。

    柳赤誠笑道:“好說好說?!?

    鸚鵡洲一處府邸,道號青秘的飛升境大修士馮雪濤,正在與幾位山上好友議事。所謂好友,其實就像南光照身邊的那位嚴大狗腿,會說話,識得趣而已,一起商量著如何在桐葉洲開枝散葉,言語之間,除了皚皚洲劉氏,需要禮讓幾分,此外什么玉圭宗,不值一提。

    而泮水縣城那邊的流霞洲大修士荊蒿,這位道號青宮太保的一宗之主,也是差不多的場景,只不過比那野修出身的馮雪濤,身邊幫閑更多,二十多號人,與那坐在主位上的荊老宗主,一同談笑風生,先前眾人對那鴛鴦渚掌觀山河,對于山上四大難纏鬼之首的劍修,都很不以為然,有人說要家伙也就只敢與云杪掰掰手腕,如果敢來此地,連門都進不來。

    一把出鞘長劍,破開宅子的山水禁制,懸在庭院中,劍尖指向屋內的山上群雄。

    荊蒿停下手中酒杯,瞇眼望向屋外那把長劍,瞧著眼生,是哪個不講規矩的劍修?

    屋內有人開始起身破口大罵,來到門口這邊,“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敢來打攪荊老喝酒的雅興?!”

    一人身形飄落在庭院中,伸手輕輕握住長劍,淡然說道:“左右?!?

    門口那人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臉色慘白無色,再說不出一個字。

    左右說道:“我找荊蒿。閑雜人等,可以離開?!?

    左右瞥了眼門口那個,“你可以留下?!?

    那人進退兩難,很想與這位左大劍仙說上一句,別這樣,其實我可以走的,第一個走。

    此地所有人,就算沒見過左右,卻肯定聽過左右的大名。

    屋外那人,被譽為浩然劍術最高者,公認是儒家脾氣最差的讀書人,兩者都沒有什么之一。

    荊蒿站起身,擰轉手中酒杯,笑道:“左先生,既然你我先前都不認識,那就不是來喝酒的,可要說是來與我荊蒿問劍,好像不至于吧?”

    左右說道:“問劍過后,我是喝酒還是問劍,都是你說了算?!?

    懶得繼續廢話。

    左右向前跨出一步,持劍隨手一揮,與這位號稱“八十術法大道共登頂”的青宮太保遞出第一劍。

    門口那人,與屋內眾人,紛紛使出看家本領的遁法,紛紛從兩側瘋狂逃離這處是非之地,五花八門術法神通,一時間眼花繚亂。

    卻只有那個門口那人,驀然懸停在墻頭處,因為四周如牢籠,皆是劍氣,造就出一座森嚴天地。

    左右遞出一劍后,頭也不轉,與那人說道:“不認個錯再走?”

    那人立即抱拳低頭道:“是我錯了!”

    剎那之間,那位玉璞境修士被劍氣牢籠裹挾,重重摔在泮水縣城數百丈之外的一處屋脊上,所幸只是一身法袍稀爛,此人起身后,仍是遙遙抱拳致謝一番才遠遁。

    荊蒿丟出手中酒杯,酒杯驀然幻化出一座袖珍山岳法相,杯中酒水更是變成一條碧綠長河,如腰帶環繞山岳,與此同時,在他與左右之間,出現一座百里山河的小天地。

    抬手間,便是袖里乾坤的大道外顯。

    卻被一劍悉數劈斬而開,百里路途,劍氣轉瞬即至。

    荊蒿伸出并攏雙指,捻有一枚不同尋常的青色符箓。

    堪堪打消了那條纖細劍氣,這位青宮太保手中那張價值連城的符紙,也被劍氣殘余打散靈氣,迅速燃燒殆盡,小小符箓,竟有燦若星河的氣象。

    只是不知左右這隨手一劍,使出了幾成劍術?

    左右持劍一步跨過門檻,提醒道:“起座天地?!?

    荊蒿不得已,好像聽命行事一般,只好祭出數座環環相扣的小天地。

    片刻之后,這位大名鼎鼎的青宮太保,坐鎮自家天地,八十術法大道盡出,可那個左右,每次就只是遞出一劍,或破荊蒿一道術法,或數道。

    至于荊蒿層出不窮的術法,哪怕僥幸成為一道道劍光下的漏網之魚,卻根本無法近身左右,稍微靠近那人,就自行崩碎。

    最終左右好像與小師弟所說,打架有什么復雜的,你多遞出一劍就行了。

    當真就只是多遞出一劍的左右,仗劍走出屋子,他就此御風離去,在天上攔下一位見機不妙就跑路的飛升境大修士,問道:“要去哪里?送你一程?”

    馮雪濤沒有停下身影,愈發快若奔雷,朗聲道:“不敢勞駕左先生?!?

    左右就剛好與那位道號青秘的大修士真身并駕齊驅,說道:“可以勞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tjxvix.tw。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广西11选5手机版走势图